Thinking

微信视频号

作为一枚对人类充满好奇的人,我的微信和QQ都是好几千朋友,那么势必会在朋友圈和QQ空间带来巨大的噪音,噪音的根源在于关系链的建立并不是源自于社区的内容,所以对用户没有价值的内容,就有可能成为噪音。

QQ空间的策略是有个60人上限的特别关心的列表,以及对应的Feeds流,加上最多屏蔽500人。咦,为啥屏蔽好友还有个上限?是怕影响活跃吗?因此我的主Feeds流里充满了噪音,根本没法用。

微信的策略则是老老实实去屏蔽,但是小蓝圈却是在通讯录里有个星标好友圈,这一点有点没想通为啥和朋友圈不一致,emmm

作为内容发布者的话,发布到朋友圈的社交压力同样源自于关系链并不是基于朋友圈内容建立,为了解决这个问题,于是有了小蓝圈,我是非常喜欢,因你看见,所以存在,很好的解决了社交压力,完全不用担心打扰到不关注自己的好友(不分享到朋友圈),从把内容往别人脸上糊到欢迎别人主动来了解自己。就是不知道为啥要在朋友圈顶部加了入口…变成了朋友圈。万幸的是保留了不分享到朋友圈的选项。

这几天微信开始内测视频号,我从用户角度来观察揣测一下这个产品,说实话PGC内容和刷抖音给我的感觉没啥本质区别,个人觉得最喜欢的点在于那个关注,终于可以在关系链里重新梳理出一条基于内容的二次筛选关系链,好友中的同好,想想就有点小激动。

视频号个人可以根本不暴露自己是谁,一年内最多修改2次昵称,通过内容去吸引关注者,这样作为发布者,根本就不用担心社交压力,而作为浏览者,可能通过算法推荐你的好友给你,重新认识好友的另一面,也是极好呀。

拍vlog和写一篇公众号一样,是门槛很高的行为,对于视频号,倒是期待他变成另一个朋友圈,可能叫同好圈会更贴切?

微信红包使用指南

各种年会发了好几千红包,回来之后琢磨了一下如何发效果更好

大家都喜欢随机红包,那么为什么喜欢随机红包呢?

上瘾模型有个阶段叫“多变的酬赏”,人们使用某个产品,归根结底是因为这个产品能够满足人们的某种需求,这也可以叫做酬赏。但为什么是“多变的”呢?

有兴趣可以去搜一下“斯金纳的鸽子”实验,大概是说箱子里的鸽子按一下操纵杆就会掉一颗食物,第二阶段增加随机性之后鸽子就会更加频繁的操作。结论是多变性的介入会使得它更加频繁的去做这个动作,想想自己玩游戏的时候有没有沉迷过开宝箱。老虎机利用人们期望捕获猎物的心态,时不时让赌客赢一把,对于期望中大奖的人们具有难以抗拒的诱惑力。当然,能否赢钱完全不在赌客的控制范围内,但是追逐奖金这个过程让他们心醉神迷。 节选自《上瘾》

依然是2000块钱拿来发红包,为了比较震撼,鸡贼的把红包个数设置的少一点。但是有时候大家记忆中最多只有200块,甚至都不记得,那是因为对于抢红包的人来说,他一般最多只能感知到200块(红包上限)。emmm,这个性价比确实有点震撼。

这时候要介绍一下峰终定律,对体验的记忆由两个因素决定:高峰(无论是正向的还是负向的)时与结束时的感觉,这就是峰终定律(Peak-End Rule)。选自《思考,快与慢》

所以我们要把波峰尽可能的提升,这里就是突破200的红包限制,用转账,可以尝试先用100块钱发个随机红包选个手气最佳,最后转账1900,有兴趣的去试试效果会不会好一点,哈哈,终于把2000块发出了2000的效果。

到这里还需要琢磨一下,我收到2000的红包,可以记多久?越有钱的人忘得越快。特别是微信转账虚拟数字,和20张一百块钱的分量完全不一样,你也回想下大过年的支付宝账单里花了那么多钱是怎么回事?

所以发红包我能琢磨暂时就这么发效果最好了,同样是钱,换成送礼物的话,也是个不错的选项呢

要说我个人记忆最深刻的礼物,当属一个妻管严朋友用私房钱买的那台乐高布加迪,因为我爱玩车,也爱乐高,同时也是妻管严,ROFL。

目标是用户

今年听龙哥在鹅厂年会上讲价值观,回想起之前在阿里巴巴,有一次和日本的团队合作有分歧,领导让我们背诵价值观,六脉神剑,那会儿看价值观就和学校里看校训一样,喊口号罢了,形式主义。

但这次还蛮有感悟,14年进微信也有5年了,前几年开始逐渐感觉到和腾讯其他部门的区别,特别是加入基础部的那一年开始,身边的产品经理和设计师们挂在嘴边的不是部门营收KPI,或者用户体验(一般他们只把自己当用户),或者老板需求,而是用户

对,用户,到底意味着什么?

接手微信游戏设计中心之后,新的领导教会了我目标导向,因为只有基于目标,才能判断事物的好坏和对错,平时很多讨论没法达成一致的根本原因大都是判断标准不一致,也就是目标不一致。

作为业务部门,个人一直认为目标是分发,是活跃,怎么做都是要考虑是否对目标有影响,对应的很多行为和方法总觉得哪里不对劲。温赵轮群里大家讨论OKR和KPI的时候有提到古代打仗考核的是带回来的耳朵数量,于是为了这个KPI,会弄点平民的耳朵充数,emmm

听HR的一位哥们儿说,有次他和老大在抽烟,聊到目标和手段资源啥的,问微信是否是把用户当成目标,而不是当成资源或者手段,老大说好像从来没有从这个角度来想过,不过也可以这么说。

目标是用户,嗯